扣押并拍卖“东明二号”轮船载货物损害赔偿纠纷案_资深海事海商律师,国际贸易律师,海事赔偿律师,上海申渝律师 
律师推荐
姜涛律师
手机:13774208379
MSN:haishangfa@hotmail.com
Email:andrewjiang@126.com

扣押并拍卖“东明二号”轮船载货物损害赔偿纠纷案

  [案情]
  
  原告:潮阳市工贸企业总公司。(以下简称潮阳公司)
  
  被告:厦门东明航运公司。(以下简称东明公司)
  
  被告:天津天威国际货运服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天威公司)
  
  被告:广东省徐闻县外经船务总公司。(以下简称徐闻公司)
  
  1993年3月15日,潮阳公司与天威公司签订协议, 约定:潮阳公司所有货物均由天威公司承运,长期挂钩,适当调低运费价格;货物到港,提前安排装船,最迟不超过20天;货物有6000吨以上的,安排一条船包运;货物进场先付定金,装船后按实结算。4月5 日, 潮阳公司向天威公司托运螺纹钢793捆1,850吨、线材348捆547.006吨。4 月 9 日, 天津港为该批货物开具0007628号运单。运单记载:船名“东明二号”,起运港天津,到达港广州,托运人天威公司,收货人潮阳公司,船舶签章处盖“东明二号”轮船章。“东明二号”轮抵黄埔港卸货后,大副于6月3日在货物短溢单中签认:原载螺纹钢793捆,短少299捆。大副在短溢单上批注:短卸的货物留在2和3舱内。

  黄埔港务公司于6月24日和8月5 日编制的《普通记录》记载:罗纹钢原运单记载793捆1850吨,收货人实提496捆,经地中衡衡重共825.61吨。短交螺纹钢299捆,按每捆2.299吨计,短重687.401吨。该螺纹钢单价每吨2800 元,从天津钢厂到港口的汽车运费每吨40元,天津至黄埔的运杂费单价每吨 119元,短交螺纹钢的成本加运费损失2,034,019.5元。5月10日,潮阳公司通过天威公司向天津港务局托运第二批螺纹钢308捆500吨,装于“嘉海”轮,运往黄埔港。卸港理货短溢单记载:螺纹钢原载308捆,散一批,短少40 捆。大副在短溢单上签字确认。7月12日, 黄埔港编制《普通记录》记载:该票货物原运单记载308捆500吨,短卸24捆,实提284捆388.3吨。
  
  1993年4月1日,东明公司与徐闻公司签订“运输合同”,东明公司以航次租船的形式将其所属的“东明二号”轮租给徐闻公司。合同约定,若徐闻公司拖欠滞期费,东明公司可以货抵款。“东明二号”轮上述天津至广州航次在卸港发生滞期,东明公司与徐闻公司就滞期费问题产生纠纷,东明公司于5月22日在s法院对徐闻公司提起诉讼并申请扣押船载货物。s 法院裁定准予东明公司的扣货申请,于6月3日在黄埔港扣押了“东明二号”轮未卸完的钢材874.488吨,包括潮阳公司的螺纹钢299捆687.401吨。当日, “东明二号”轮开往上海港卸货。上海港务局《港航记录》记载:“‘东明二号’轮卸下盘元7捆10.52吨、螺纹纲290捆666.289吨、元钢13捆31.244吨、中板84块166.435吨,共847.488吨。”东明公司与徐闻公司在s 法院的主持下签订了一份协议书,约定:因被申请人明确表示无能力支付滞期费,无能力提供担保,申请人同意被申请人的要求,将所扣货物由s法院变卖, 以变卖所得价款支付申请人的滞期费;因扣货、转港而产生的货损货差,超出适当扣押货物而引起的纠纷等问题,均由被申请人负完全责任。s 法院依据东明公司变卖货物的申请,于6月12 日委托深圳市深港工贸进出口公司上海浦东公司变卖扣押的钢材,变卖结果为:盘元12.98吨、 螺纹钢476.06吨、 元钢30.98吨、中板149.56吨,共669.58吨,总价款人民币1,625,443.00元, 扣除码头、变卖、代理等费用后,余1,533,663.85元。变卖货物中的螺纹钢属潮阳公司所有。11月11日,在s法院主持下, 东明公司与徐闻公司达成调解协议,s法院制作了民事调解书。根据调解书,11月22日, 东明公司从变卖价款中提取人民币1,100,000元,作为徐闻公司支付的滞期费。余款418, 153.85元由徐闻公司提取。
  
  1993年12月15日,潮阳公司向g海事法院提起讼诉, 请求海事法院判令东明公司、天威公司、徐闻公司赔偿其经济损失人民币3,684,287.1 元及其从1993年6月2日至赔付之日止月利率1.5%的利息。
  
  1994年9月1日,最高人民法院裁定撤销s法院的民事调解书,指定g海事法院重新审理。
  
  天威公司答辩认为:潮阳公司以证明短货的证据是普通记录,根据“货规”,普通记录是用来证明与货物数量、质量无关的情况,不涉及承运人与托运人、收货人之间的责任,货运记录才是索赔的合法依据。潮阳公司天威公司关于货物数量的交接计量单位是捆而不是吨,潮阳公司已全数收到“东明二号”轮承运348捆线材和“嘉海”轮承运308捆螺纹钢。根据交通部《关于钢材运输的暂行规定》,按件、捆(扎)接受承运的钢材承运人只负件、捆(扎)数多少之责,不负每捆的内容细数及数量之责。潮阳公司以过磅短重为由请求赔偿22.836吨线材损失,无法律根据。潮阳公司未全数收到“东明二号”轮承运的793捆螺纹钢, 对此应负赔偿责任的不是天威公司而是实际承运人东明公司。

  东明公司答辩认为:“东明二号”轮在该航次租给徐闻公司,根据双方签订的租约,东明公司不承担货损货差责任;船舶滞期超过十五天,东明公司可以货抵款。由于徐闻公司签约时申明其“有”一批货物,东明公司据此推断该批货物为徐闻公司所有是合理的。徐闻公司欠东明公司滞期费,东明公司向法院申请扣押“东明二号”轮所载货物是正当和合法的,并无任何过错,也没有侵犯潮阳公司的财产权。
  
  徐闻公司答辩认为:徐闻公司受大连荣军海陆联运公司( 以下简称荣军公司)的委托租用“东明二号”轮。由于荣军公司疏港不力,造成船舶滞期,产生滞期费,导致船载货物被扣,应追加荣军公司作为被告参加本案诉讼,并由其承担本案责任。

  [审判]
  
  海事法院认为:
  
  东明公司所属“东明二号”轮承运潮阳公司的货物,潮阳公司与东明公司之间存在运单形式的海上货物运输合同关系。东明公司作为承运人,有义务在目的港完整地将货物交付给收货人。但是,东明公司在明知货物不属徐闻公司所有的情况下,申请法院采取财产保全,扣押并变卖货物,并与徐闻公司协议处分潮阳公司的财产。徐闻公司不是船舶所载货物的所有人,无权与东明公司约定“以货抵款”。发生滞期费纠纷后,徐闻公司与东明公司协议,同意东明公司申请法院变卖属于潮阳公司的货物,缺乏法律依据。货物被变卖后,徐闻公司还非法占有部分货款。东明公司和徐闻公司的行为构成了共同侵权,侵害了货物所有人潮阳公司的合法权益。东明公司和徐闻公司非法占有潮阳公司货物的变卖价款,应返还给潮阳公司,并应向潮阳公司支付所占货款从应当交付货物之日起至支付之日止的利息。对潮阳公司的货款差价损失以及运杂费损失,东明公司和徐闻公司应负连带赔偿责任。
  
  潮阳公司与天威公司之间系货运代理关系。天威公司接受潮阳公司的委托将货物全部交付了运输,已履行其货运代理人的义务,对“东明二号”轮和“嘉海”轮所载货物的损失均没有过错。潮阳公司请求天威公司赔偿损失无理,应予驳回。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一百零六条第二款、第一百一十七条和第一百三十条的规定,海事法院判决:
  
  一、被告广东省徐闻县外经船务总公司向原告潮阳市工贸企业总公司返还非法占有的变卖货物价款人民币310,110.07元,及其从1993年6月10 日起至付清之日止中国人民银行同期流动资金贷款利率的利息。
  
  二、被告厦门东明航运公司向原告潮阳市工贸企业总公司返还非法占有的变卖货物价款人民币815,516.31元,及其从1993年6月10 日起至付清之日止中国人民银行同期流动资金贷款利率的利息。
  
  被告厦门东明航运公司和被告广东省徐闻县外经船务总公司还应对上述一、二判项互负连带责任。
  
  三、被告厦门东明航运公司和被告广东省徐闻县外经船务总公司共同连带赔偿原告潮阳市工贸企业总公司货款差价和运杂费损失人民币908,393.12元,及其从1993年6月10 日起至付清之日止中国人民银行同期流动资金贷款利率的利息。
  
  四、驳回原告潮阳市工贸企业总公司对被告天津天威国际货运服务有限公司的全部诉讼请求。
  
  东明公司不服海事法院的判决,提出上诉,认为:东明公司只与徐闻公司存在航次租船合同关系,从未与潮阳公司、天威公司达成任何运输协议。

  东明公司依照与徐闻公司的合同约定,向法院申请扣货,是行使合法的诉讼保全权利。东明公司不知道也无须知道货物属徐闻公司以外的人所有。“东明二号”轮在装港装货时没有过磅计重,运单(货票)是天威公司单方制作的,其上记载的重量对东明公司无约束力。法院在黄埔港扣货时实施封仓,到上海卸货时封仓完好。原审将货票记载的重量与变卖重量的差额判令由东明公司承担,是没有事实根据的。货物重量的认定,应以法院变卖螺纹钢的重量与捆数之比乘以短交的捆数。被变卖的钢材属伪劣产品,应按质论价,以变卖的价格认定货物的价值。综上,原审判决认定事实和适用法律明显错误,请求二审法院予以公正判决。
  
  潮阳公司答辩认为:货票上载明,承运潮阳公司货物的船舶是“东明二号”轮,《货物交接清单》也记载承运船舶是“东明二号”轮,且在船舶签章处盖有“东明二号”轮船章,证明东明公司与潮阳公司之间存在运输关系。事实上货物是由东明公司承运的,东明公司是货物的实际承运人。原审认定东明是承运人正确。从运单和货物交接清单看,托运人和收货人都不是徐闻公司,东明公司对货物不属徐闻公司所有是清楚的。潮阳公司在得知货被扣押后,多次声明潮阳公司是该批货物的所有权人,但东明公司没有申请终止变卖。东明公司与徐闻公司之间的纠纷,和潮阳公司无关,但东明公司却与徐闻公司协议留置潮阳公司的货物,向法院申请扣押并变卖货物,其行为已明显构成对潮阳公司的共同侵权。天威公司是潮阳公司货物的契约承运人,不是货运代理人,依法其有义务将货物如数运抵目的港交货。原审认定其与潮阳公司之间系代理关系,对“东明二号”轮和“嘉海”轮所载货物短少不承担责任,依法无据。潮阳公司托运的螺纹钢重量1850吨,仅提825.61吨,货差达1024.39吨,原审法院只认定短重687.401吨,是错误的。潮阳公司因货损货差造成巨额损失长达两年多,蒙受银行贷款利息损失和逾期还款罚息,但原审只判赔银行利息,不赔逾期罚息,是不当的。潮阳公司为本案花费了大量差旅费,原审对此没有认定。综上,请求驳回对东明公司的上诉请求,对潮阳公司提出的货损数量、罚息、差旅费和天威公司的责任问题予以改判。

    二审法院认为:
  
  东明公司所属“东明二号”轮承运潮阳公司的货物,有货票和货物交接清单为证,故东明公司是潮阳公司货物的实际承运人,负有在目的港将货物完整地交付给收货人的义务,但东明公司未完全履行此义务。东明公司因与徐闻公司产生租船合同滞期费纠纷,向法院申请扣押、变卖非债务人潮阳公司的货物,是申请诉讼保全错误,依照法律规定,因申请错误造成财产所有人损失,应承担赔偿责任。徐闻公司不是船载货物的所有人,但在与东明公司签订租船合同时,约定“以货抵款”,是无效的。发生滞期费纠纷后,东明公司与徐闻公司协议留置货物,向法院申请扣押、拍卖货物,以及协议处分潮阳公司的财产,均没有法律依据。货物拍卖后,东明公司和徐闻公司提取了除码头费、拍卖费用后的全部货款,属非法占有。东明公司和徐闻公司的行为共同侵害了货物所有人潮阳公司的合法权益,造成潮阳公司财产损失,应承担连带赔偿责任。东明公司提出申请扣押、拍卖货物是行使合法的诉讼保全权利,不构成侵权的上诉理由不能成立。
  
  东明公司在天津港货物交接清单上盖章确认收载潮阳公司螺纹钢的重量、捆数,事后在黄埔港申请扣押潮阳公司的螺纹钢299捆, 所扣押的螺纹钢均装载于“东明二号”轮2舱,原审法院以该舱螺纹钢平均每捆重量, 确定被扣押的299捆螺纹钢重量,是公正的。 东明公司申请法院扣押船载货物后,又予以转港,后又拍卖,在此期间造成货物短少,责任应由东明公司承担。原审法院依据购货合同、购货发票,认定螺纹钢每吨购货价为2800元/ 吨,并无不当。综上,东明公司上诉理由均不成立,应予驳回。原审法院认定本案的主要事实基本清楚,适用法律正确,依法可以维持。
  
  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诉讼法》第一百五十三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二审法院判决: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